1796 Untitled 3

荷包富有比不上心靈富足,對現年31歲的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及30歲的華裔太太Priscilla Chan亦然,前天透過facebook分享弄瓦之喜,更宣佈將在有生之年捐出其99%facebook股份行善,初步估算金額達450億美元 (3,510億港元),相當於他現時96%身家,冀為女兒建構更好世界。
「親愛的Max」。朱克伯格在fb專頁公告喜訊的同時,給女兒Max發公 開信,字裏行間洋溢着兩夫婦的欣喜若狂,「你母親與我難以言喻你帶給我們對未來的期盼,你的新生命充滿希冀,願你能健康快樂,好讓全面探索」,形容自己與 太太不過是對平凡父母,心願只有一個:「希望你能在更好的世界成長。」

為達成願景,朱克伯格宣佈與太太有生之年將捐出所持有的99%fb股份,由兩人創立的有限公司「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」管理,資助項目及金額等細節稍後公佈,將聚焦在學習、醫療、人與人之間聯繫、及建構強大社區幾個範疇,目標是「發揮人類潛能,為下 一代所有孩子推動平等」。
由於捐出的是股份,金額隨市況浮動,按目前股價達450億美元,若一筆過注入兩人的慈善公司,足以超越微軟創辦人蓋茨夫 婦的「比爾及梅林達.蓋茨基金會」現時資產值434億美元(3,385億港元),以及本港首富李嘉誠名下「李嘉誠基金會」的81億美元(632億港元), 成為全球最大私人慈善基金。不過美國證監會文件顯示,未來三年兩夫婦每年只會以出售或送贈形式,捐出不多於10億美元(78億港元)股份。

朱克伯格在公開信強調,可見將來他仍是fb行政總裁,控股權亦不變。
據《福 布斯》估計,朱克伯格現時在世界富豪榜排第7,身家468億美元(3,650億港元),這次捐款承諾相當於96%身家。朱克伯格夫婦慷慨行善非首次,但今 次矚目點在於二人不過30出頭就如此「瞓身」,觀乎蓋茨與股神畢菲特,前者在45歲創立蓋茨基金會,後者承諾捐出大部份巴郡股份時亦已75歲,兩人攜手推 動「捐獻誓言」呼籲富豪捐一半身家,亦不過是五年前的事。
正如畢菲特所言,朱克伯格夫婦今次打破了富豪們到老到死才捐身家的定律,好比長江後浪,「30是新70(30 is the new70)」。
說 回fb教主的千金,Max是暱稱,全名馬克西馬•陳•朱克伯格(Maxima Chan Zuckerberg),上周感恩節前出生,重7磅8安士(3.4公斤),對經歷過3次流產的朱克伯格夫婦而言,母女平安得來不易,「希望你的生命,能被 跟你給我們一樣的愛、希冀與喜樂所充滿,急不可待看看你為世界帶來甚麼」,逾2,000字的公開信以簡樸署名作結:愛你的母親父親。

受偶像蓋茨啟發行善

朱克伯格不但慷慨地捐獻身家,更親力親為地管理善款運用,做法既是師效微軟創辦人兼全球首富蓋茨(圖),亦深受妻子Priscilla Chan影響。

朱克伯格自言蓋茨是他童年偶像,敬仰他以滿腔熱忱建立科技王國,更仰慕他樂善好施,因此當蓋茨與股神畢菲特成立「捐獻誓言」推動富豪捐獻過半身家,並坐言 起行承諾分別捐出95%及99%財產時,朱克伯格馬上成為第一批參加者,如今更仿效偶像自己成立及管理慈善機構,不是捐錢讓其他人決定如何用。
與普通慈善機構不同的是,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以有限公司名義成立,不受稅務條例限制,可以投資其他公司、游說立法及運用輿論影響公共政策等,發言人稱所有投資盈利,都會撥入儲備,用作在未來推行更多慈善項目。
Google旗下慈善機構的前掌舵人布里連特認為「如不是蓋茨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」。朱克伯格夫婦的善舉得到蓋茨與太太梅林達讚揚:「你們今日創的先例,啟發了我們與整個世界。」
此 外,朱克伯格妻子Priscilla Chan擔任兒科醫生、曾當教師及為越南華人難民家庭的背景,驅使他專志奉獻醫藥、教育和移民相關的慈善工作,多次捐款予教育團體、醫療機構及推動移民改 革的組織。他在公開信說:「我們很幸運有機會能接觸世界各地不同人的生命——Cilla透過做醫生和教育家,而我則利用這個社群(fb)及慈善事業。」

作家嘲「仍比羅姆尼有錢」

朱克伯格為了替愛女打造美好世界而承諾豪捐身家,誰知熱面孔貼着冷屁股,招來不少冷嘲熱諷訕笑奚落。

美國政治網誌Political Wire作者戈達德(Taegan Goddard)在Twitter耍嘴皮子說:「我響應朱克伯格,自留4.5億美元後捐出餘下財產。」《紐約》雜誌撰稿人勞里(Annie Lowrey)也摻一腳,指出在極度財富不平等下,朱克伯格就算只留1%身家也有數億美元,絕非等閒:「即使捐掉99%身家,朱克伯格大概仍然比羅姆尼 (圖)有錢一倍。」麻省前州長羅姆尼從商出身,有指身家達2.5億美元(19.5億港元),2012年代表共和黨競逐總統時常被批評不知民間疾苦。
《名利場》雜誌(Vanity Fair)更絕,索性模仿朱克伯格寫封洋洋灑灑的公開信給朱大小姐。「親愛的Max:你媽媽和爸爸在向4,200萬追隨者宣佈你出生的消息時,幾乎『難以言喻』,但不知如何又給你寫成了2,200字的長信……」
「雖然你不會如眾小報期望,做矽谷億萬富豪女繼承者,但你肯定可跟父親在家日夕共處,至少最初可以,因他已公告天下要放兩個月育嬰假。」

「黑客式慈善」難改財富不均

朱克伯格夫婦(圖)今次善舉教慈善界相當驚喜,有評論指「以規模計絕對是令人敬畏的重大承諾」,將現有的善舉都被比下去,但亦有分析指朱克伯格這類「黑客式慈善」成效有待觀察,亦扭轉不了財富不均現象。
網 上雜誌《Slate》評論指出,憑着足以敵國的巨富,朱克伯格與蓋茨等富豪選擇以豪擲身家的方式,解決貧窮、醫療、教育、氣候等社會問題,他們自行掌控資 金如何運用,不像政客政府般受到國會和官僚等制衡,能隨心所欲,形容就像黑客一樣另闢渠道對付國際問題,不過用的是金錢而不是程式編碼。

《Slate》指這種「黑客式慈善」往往企圖由上而下促成改變,以目標為本,不理執行細節,在一些制度基建相對完善的領域,例如醫療,在已有項目投放大量 資金確實是有顯着成效,非洲的麻疹個案15年來銳減九成就是佳例;但在教育這類制度上問題叢多的領域,用錢想改變現有辦事方法,往往事倍功半,朱克伯格5 年前資助紐瓦克公校系統的失敗經歷,他至今不敢遺忘。
公開信中,朱克伯格信誓旦旦指要為女兒建構一個更好世界,推動平等,英國《衞報》評論卻指億 萬富豪向來不致力於根本改變,更無意推動財富重新分配,慷慨如朱克伯格亦不例外,他與蓋茨賴以行善的巨富,正凸顯財富不均,他們「只是用錢買一個自己樂見 的將來」,但對扭轉財富與權力失衡並無幫助。